关于我们

质量为本、客户为根、勇于拼搏、务实创新

新闻公告

< 返回新闻公共列表

【IDCC2020】圆桌对话:数据中心布局的热点地区探讨

发布时间:2020-12-10 22:09:56

2020128-10日,第十五届中国IDC产业年度大典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正式召开。作为数据中心云计算产业内知名的盛会以及IDC企业、电信运营­­商、互联网、金融、政府和厂商等产业上下游的高效沟通平台,与会嘉宾包括政府领导,行业专家和企业代表数千人。

1210日的IDCC2020数据中心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Indosat Singapore Pte. Ltd VP Jessie Yan YangTelecom Malaysia South East Asia GM Peter Wong,以及恺英网络CTO 徐巍,同时我们也有请COCOCHENGJeffrey Tay等嘉宾围绕“数据中心布局的热点地区”,聚焦数据中心出海面临的困难、国际资本为数据中心带来的影响,以及国内外数据中心有何差异等问题展开探讨。 

QQ20201210-164221

圆桌论坛:数据中心布局的热点地区

下面我们开始进入对话环节,我们也准备了一些问题,有些问题是根据我们原来在这个行业里面关注到的信息,包括朋友关注的话题,也有很多是原先在系统上收集到的同行朋友或者客户角度的一些问题。所以我们总共三个问题,但是在问题开始之前,各位嘉宾花两到三分钟时间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司跟自己的情况。

Coco Cheng:大家好,我是新意网助理副总裁Coco,新意网是香港最大的数据中心提供方,我们是从2000年开始运用数据中心的,我们香港现在有五个数据中心,都是从土地、运营、设计以及运维是我们自己一手办的。我们服务的对象包括全球云服务商,全球电信服务商,还有OTTCDN,还有各大投资银行,还有全球的零售银行等等。我们主要的服务对象是定位在亚洲数据交换中心,因为在(英文)平台上拥有了全球一二三四线的电信商和云服务商在上面,方便我们客户做非常充分的选择。我们在2022年还有两个新建机房投入香港,那块地连起来现在MEGA Plus数据中心,园区里面已经可以提供150兆瓦投入市场,两个都会在2022年分段落成,期待为大家服务。我们也会一路支持中国企业出海,我们非常感谢大会的邀请有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谢谢。

徐巍:大家好,我叫徐巍,来自恺英网络。恺英网络是一家国内领先的游戏泛娱乐的上市公司,我们主要会做一些移动端的,包括页游的游戏研发、发行、运营,包括在东南亚在海外也会有一些产品,也有国内领先的游戏平台。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过,比如《全民奇迹》,我们的流水超过80亿人民币,还有《蓝月传奇》,今年刚发行的《高能手办团》,我们每年都会有新的游戏投放到市场,给各位玩家带来新的体验,谢谢大家! 

郑新华:刚才说了很多,不多说了。SpaceDC我们选址的标杆根据客户需求,尽量做定制化,我想把这个平台多交给peterjessie 

Jessie Yan Yang:大家好,我是jessie,首先非常感谢IDC圈大会的邀请,非常高兴再次见到培锋、徐总、jeffreypeterCoco以及在场的所有新老朋友们,非常想念大家,一年多没见了。我们Indosat是印尼第二大综合电信运营商,就像中国国内有三大运营商一样,印尼也有三大运营商,我们是其中第二家,我本人是Indosat国际副总裁,负责所有Indosat国际业务战略合作和国际市场拓展。非常高兴再次参加IDC圈大会,也希望与各位新老朋友再次交流合作,希望我们明年越办越好,能够早日在东南亚相会,谢谢大家。 

主持人/杨培锋:我给大家翻译一下,peter是马来西亚电信东南亚区的总经理,也是负责整个渠道和(英文)业务,Telecom是马来西亚最大运营商,有国有股份的运营商,后面会有很多分享,peter很荣幸参加到我们的会议中来,也是peter第一次和中国朋友见面,后面我们直接进入对话环节。

第一个问题,去年我们有个圆桌论坛,一直在聊,但是没有聊完,所以我把这个问题放在第一个,老生常谈也好,炒旧饭也好,但这个话题每年都会有变化,也是很有意义的。我想问所有在座嘉宾,在整个亚太区或者东南亚市场,根据今年,包括疫情情况也好,包括中国政府跟RCEP合作伙伴关系建立也好,我们怎么看中国企业出海的热点区域,你们觉得这块可能在哪里?刚才数据中心分享了很多,但是我想大家不仅仅立足在香港,也不仅仅是印尼新加坡,给大家更多的建议,因为你们很多时候综合性的意见对大家会有帮助,按照原来的顺序。

Coco Cheng:培锋刚才的问题,我是代表香港,跟大家分享了香港的整体情况,但是对中国企业出海,亚太区里面确实出现了很多新兴的市场,比方说刚才提到的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当然还有最近非常火的新加坡,还有我们一路为中国服务的香港。其实在选择方面,要看一下企业是在企业出海的第几步,如果是第一步,找一个地方比较容易磨合的,比较方便的,延时比较低的,作为一个起步点。但是如果进入第二步或者第三阶段,可能要考虑一下备份的状态,比如很多企业或者云厂商会选择香港跟新加坡或者马来西亚作为多区互相备份的做法,比如说今年有两大云厂商,微软和亚马逊,基本上在香港落了第二个点,前一个点也是新加坡,我们跟新加坡的关系挺密切的。在数据中心选择方面,刚才我们也提到,要考虑到整体状态。在东南亚方面,尤其对于游戏和直播类,对于延时的要求非常高,有足够的资源支撑数据交换或者是网络的整体表现,也是非常重要的考虑。第三个,成本的考虑,虽然说香港或者新加坡机柜的价格会比较贵一点,但是用来做跳板,或者联线,也是比较方便的地方,反而有一些体量比较大的,机柜数量和电量备份,或者是整体的规划比较大的话,基本上也可以多考虑几个地方,或者是一些成本比较低的地方,也可以考虑选择一些中立的数据中心提供方,因为这样的话对于你之后的资源选择,或者是电信服务商,或者是你周边整体的solution多一点,竞争力也多一点,可以跨度整个solution,谈判力会比较强一点。 

主持人/杨培锋:谢谢coco,接下来请徐总,站在游戏,站在用户的角度,或者终端用户运营公司角度,谈一谈对东南亚市场,亚太区市场是怎么考虑的。

徐巍: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是IDC人员,或者直接面向终端企业的人员,站在我的角度,我是一家泛娱乐的公司,我面对的是终端用户,终端用户在哪我们就要去哪,所以很简单的一个事情是,我们目前做的游戏偏向于从中国实际出发,针对中国客户的。东南亚的特点也是对中华文化的融入和考虑,比如三国题材在日本很火,包括二次元在东南亚。所以第一个,市场的整个情况,第二个,我们自有的研发和发行能力来决定我们去哪一些市场,东南亚坦白说,这两年游戏公司出海特别火,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比如印尼,或者新加坡,这些地方排名TOP1的一家游戏是中国来自上海的墨瞳科技的游戏,为什么呢?我们会思考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整个游戏出海节奏一定是跟着用户,跟着需求。比如你的游戏类型,欧美喜欢玩SIG,东南亚用户对对战和策略,或者说MIO游戏感兴趣,我们会基于游戏品类以及用户特点来决定在不同地域做发行。

郑新华:阿里、腾讯、微软在香港、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的确有需求,尤其是AWS在日本的需求很大,对澳大利亚就很大,这些成熟的需求点,比如新加坡,未来的需求量有20兆到40兆瓦,澳大利亚60兆瓦,日本100兆瓦,这是能够看到的。对于其他国家,印尼的确是个热点,接下来是哪个呢,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策略,可能马尼拉、菲律宾会是热点,当然,兴起的柬埔寨、越南大家都在看,AWS也在看越南,但到底会不会落实也在考虑之中,至于阿里和腾讯怎么做呢,他们在密切关注彼此,现在腾讯在菲律宾的量比阿里大,但是阿里有很多跟运营商的合作,阿里在泰国做了很多调研,大力推广的伙伴关系网络。他们想推的蚂蚁金融已经有两家公司做了,一家也是大马西控股的公司。有一家公司大家应该也听说过,在天津好多年了。其实东南亚地区有市场,可是成熟的四大国家也有需求量,所以我们继续在大阪东京建,还是有需求的。 

主持人/杨培锋:刚才Coco说了,从部署便利性,包括网络连接,进行了考虑。徐总是跟随用户节奏做的业务部署,用户在哪市场就在哪里,jeffrey是集约头部买家的牵引市场,包括阿里,刚才PPT里面有个信息,香港、新加坡、东京、澳洲,中国是北上广深,亚太区是港、新、东、香,Jessie讲一讲。

Jessie Yan Yang:站在Indosat层面,我们在新加坡经常听到的说法,您来东南亚投资,存钱要在新加坡,赚钱要去印尼,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整个印尼是整个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但是在我看来,吸引中国投资者目光的不只是印尼人多,是印尼的年轻人居多,印尼平均年龄是28岁,40岁以下的人口占总人口大概60%左右。所以我们说,这个国家是很年轻化的,对互联网新兴事物的需求非常高。包括拿今年来说,今年是很特殊的,因为疫情,印尼受疫情影响非常严重的国家,但是这也带来了一个比较大的机遇,比如雅加达当地居民已经在家办公整整一年了,从我们数据显示,游戏类的、购物类的、在线会议类的APP需求是飚升的,我们Indosat内部数据,排名前二十的就有阿里巴巴,包括印尼当地本身的一个(英文),游戏类的我们Indosat占第一位的是腾讯的《绝地求生》,墨瞳的《王者荣耀》,包括抖音,这都是占前二十的,根据我们的数据统计,雅加达的shopping年增长率是40%-60%之间,这些需求带动了整个印尼今年IDC的需求是疯长的情况,这已经不仅仅对于我们运营商来说是数据中心的挑战,目前在印尼三大运营商之间的互联非常局限,这也导致整个市场机房间的互联本地性的需求也在疯长的状态,包括在印尼,现在印尼本地没有国际出口,要通过海缆联网新加坡再出海这样的网络布局。这样的情况下,对我们的海缆需求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比如2018年我参加IDC大会的时候,一个OTT过来,印尼的需求也就是几十G的样子,今天两年不到的时间,随便一个OTT过来,它的需求都是几百G的需求,这个变化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惊人的,对运营商销售来说,对我们绝对是利好的消息,但对我们当地运维团队来说这绝对是挑战,你怎么样保证当地带宽冗余能够不断的短时间扩容,我们的网络质量能够不断优化,去迎合这些日益增长头部OTT的需求,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任重道远的。当然,我也有鼓励本地团队,我们中国有句老话,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你要接得住这样的挑战,你要不断致力于网络优化和当地网络基础设施打造,我们也欢迎广大新老朋友,如果您对印尼感兴趣,希望我们能够进一步探讨,进一步合作。

主持人/杨培锋:感谢jessie。最后问下peter 

主持人/杨培锋:Perter表示东南亚地区国家一直在不断致力于科技创新活动,包括马来西亚很多科技公司也在不断做平台化的服务,覆盖到电商、在线旅行、教育、金融等等方面,有很大的平台支撑,这个趋势在整个东南亚国家,特别马来西亚,包括新加坡,是非常明显的,刚好有这么大量的用户体量需求,包括这些科技创新的环境情况下,他认为整个马来西亚情况还是非常乐观的。 

除了平台科技创新环境上面,也说到了跟新加坡地缘的关系,马来西亚跟新加坡的文化地缘是非常相近的,作为新加坡的市场外延,包括我们做云的分布式考虑,包括其他行业可以做市场,其实马来西亚在这块,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是接壤的,各种文化同源,很多这样的情况,包括在后面技术上,他觉得这个市场相对有一个比较好的优势。

每个嘉宾的观点都不一样,但围绕的点是一样的,成本便利性,用户、科技、平台、文化,我记得有一年我在IDC圈做主题分享的时候讲了六大因素,中国企业出海六大因素,但嘉宾没讲到行业,如果针对行业,我们就针对某个特定市场,比如印尼市场,马来西亚市场会更深入。

时间关系,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单独给到徐总的,我们以前做很多论坛,其实很少有代表用户的嘉宾,我们今年很荣幸地邀请到徐总,既然得到这个机会,我代表观众朋友问你一个问题,站在游戏公司运营的角度,你们肯定也做了很多出海的业务,包括很多国家的业务,你们目前在海外,站在恺英网络的角度,海外部署的节奏,或者面临的问题,包括市场的,包括政策的,包括技术的,还有运营方面的,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因为我们以前针对IDC行业,针对运营商朋友,我们来找什么是教训,什么是坑,但针对客户情况,我们不能用这些词语,还是用一些你们觉得比较有优势的经验,分享给大家。 

徐巍:今天很幸运,我发现其实我之前是有IDC相关技术的,这个过程发现,在座的大家都是偏向于底层,我会更多站在恺英来说,它会使用比如阿里云、腾讯云、AWS这些,在座很多是为他们提供服务的,某种程度上,我的需求就决定了他们的需求。为什么要出海?很核心的一个原因就是国内的竞争很激烈,是一片红海,在出海方面,国外可能有一些机会,但是也会有很多风险。第一个,从政府关系层面,比如我知道的有些公司去印度那边,今年业务有的已经终止,或者直接暂停,这是政策方面的风险。

第二个,类似于关于安全相关的,比如欧洲有GDPRGDPR协议,比如一个用户不玩这个游戏了,他发出删除的请求,作为我们的服务提供商,我必须全流程的把他所有相关数据给删掉,这个本质上很多公司是不具备的,如果你不做那块业务你不会做这个事情,最多把这个用户pass掉,而不是delete掉,这也会有很大的技术挑战,合规的问题,包括在东南亚国家也有类似的事情。

 第三个,运营层面,在国内,主要的渠道比如有IOS的,有苹果的渠道,Android有很多,各个硬核联盟发行,包括抖音、腾讯,出海之后你发现不一样,比如我们做韩国业务的时候,韩国最大的APP Store是三星的,东南亚这块日本偏IOS为主,东南亚又有很多不同的渠道,包括支付,也会碰到很多问题,甚至有些公司做了巨核支付的事情,这是发行层面,包括东南亚的Google ply,这也是很重要的层面。技术层面,最大的问题是网络联通性,因为东南亚的整个网络,比如越南用户建在新加坡,其实是有影响的,包括越南也有政策法规要求数据落在他们本地,对于整个技术层面,怎么做到分布式的过来,其实我最终的用户运营和计算,某种程度上要做到分布集中式,这个过程也是有一定技术挑战的。所以,从政策,从法规,从运营,从技术,从用户,方方面面,其实都有不少挑战需要我们去基于各个公司自己的情况,你的优缺点来落地,来执行下去,才能取得比较好的结果,谢谢。

主持人/杨培锋:谢谢徐总,您提到政策、市场、法规,我想将这个问题再延伸一下,我想让IDC的几个公司,包括几个运营商朋友,你们站在你们的角度讲一讲IDC业务,因为我们今天的课题是IDC出海,coco,香港IDC进入,我相信香港是非常开放的环境,但对于我们很多同行,国内的IDC,或者是国内大的OTT企业,在香港落地IDC业务,或者是做自己的使用也好,这块有哪些需要注意的,或者marking方面的选择,您有一些什么比较好的建议呢?

Coco Cheng:我分析一下香港现在的状况吧。香港总共有790平方英尺的存量,香港有多方面的,有本地运营商,也有运营商背景的,也有外企的,我先说本地运营商的优点吧,中立的机房,本地运营商,对本土情况会比较熟,对香港有关申请土地,或者申请电,怎么改建,灵活性高一点,中立数据中心提供方,你的选择会比较多,无论是你的宽带选择,或者云服务选择,都会有很大的自由度。另外一方面,不小的一部分,有一些运营商背景的数据中心,它也有它的优势,因为很多时候他会有一些绑定的优惠给到你,比如他的带宽资源,或者是他自己的云服务等等,你整体算起来可能会做到成本比较好。但是另外一方面,比如你帮到他的机房里面,有时候比较难连接到其他的运营商,如果你真的要连到其他伙伴的话,有可能你就需要依靠本地线路,去到中立机房,才能够连到你的合作伙伴。后期运营可能会比较贵一点。 

第三方面,一些全球的部署,多地区多国家布点的话,他可以提供整体的方案,或者是合同方面,比较方便一点,聊一次全球都可以用,都需要按照自己的需求和客户需求选择。香港是非常自由的地方,政府是非常支持的,我们也有相关的促进政策,包括政府会拨出一些数据中心专用土地支持数据中心发展,有一些优惠的计划,也会有一些扶持的措施去鼓励我们发展数据中心产业,在电力方面也比较稳定,香港的电是多燃料供电,比较充裕一点。所以如果企业去选择的话,各方面可以考虑一下,政策或者选择,或者安全性方面,也是不错的,香港数据中心,里面我们只提供机柜跟电,还有一些连接的服务,但是我们不会审查企业里面跑什么内容,比如游戏、OTT、直播,我们都不会有审查,甚至于政府也不会做监控。 

主持人/杨培锋:感谢cocojeffrey分享一下新加坡方面,你代表新加坡数据中心,对新加坡市场比较熟悉了,刚才维度的问题有不同的见解可以分享一下。 

郑新华:最新的情况,刚才peter聊了,我们在新加坡运作,哪怕你要做生意申请牌照,我们很透明化,只是表格多一点,只要你把相关资料填妥,在新加坡做生意的确很容易,我们的监管局也相当严厉,根据你填的资料做核实。在某个程度上,比如金融界,他们比较宽松,所以为什么很多财经公司、银行,大的美国公司,都会把交易所放在香港,新加坡这几年一直努力争取,我们可以说平起平坐,从交易所方面,如果他们只是做training的话,他们喜欢做香港交易所。资源方面两个国家差不多,peter很谦虚,新加坡并没有这么多,马来西亚有先进条件,比如地域地皮价格,人工,他们都有他们的优势。新加坡现在最大的挑战,在数据中心行业里,我们的国家碳排放指数已经超过2015年在巴黎签的环保协议35%,所以现在政府很紧张,在数据行业里面我们用这么多量,排放这么多二氧化碳,到底对这个国家的效益在哪里,经济效益在哪里,因为工厂也会消耗能耗,他们排放的量大,一个工厂进来开四条线很容易,最多二三十个员工,从数据中心行业来说,本身不能有经济效益,可是连带的生态可以,比如我们带个客户进来,客户的需求,制造他们的内需。比如阿里,打贸易战,他们请一千个大学生做编码研究,可还是不够,我们政府要求数据中心接下来要制造三千个工作机会,怎么做呢?间接生态带来什么,比如阿里请一千个编码员,因为需要编码,需要服务器,服务器厂家就需要请员工做维护,支撑阿里的活动。除了配套之外,做维护的,做营销的,阿里接下来要打广告,包括媒体公司等等,所以我们一直在跟政府谈这个问题,而且他们有一个相当高的门槛,你带来的客户必须是新客户,之前新加坡没有成立总部的,比如亚马逊、阿里、腾讯都成立总部了,不算,在条款方面,在新加坡现在做数据中心的确很挑战,就像我们公司一样,我们有地皮,在能源方面我们必须给一个方案,我们的方案是我们的再生能源必须贡献到帮助我们政府减轻碳排放指数,我们也在探讨合作,输入外地可再生能源进入新加坡等等。从区域方向,新加坡正走向另外一个模式,机会是有的,现在从数据中心行业里面,中国有能源公司可以考虑一下,这是新加坡很急需的。其他方面,要是有任何大的公司,比如一些大的投资者想去新加坡投资的话可以的,只要你是新的,你认为你可以带来经济效益,新加坡是很欢迎的。 

现在拥有牌照的营业者明年6月份他们会有新的指标,必须重新评估他们现在做的技术方案,这意味着很多厂家投资跟现有的拥有者谈,我这个技术可以帮你减轻什么,这些都是机会,但是从中国和外地来看新加坡市场,是有机会,我们的门槛这方面,在数据中心业有点高。

主持人/杨培锋:jeffrey分析的非常详细,包括政府政策,特别是市场宏观情况,多次提到了印尼,jessia是来自印尼的运营商,给我们分享一下几个话题,在政策、市场,包括行业竞争关系里面,作为中国企业,或者是中国OTT企业,中国IDC企业,想在印尼开展数据中心服务,我们需要注意哪些东西,哪些是我们需要规避的,哪些是我们需要获取优势,或者拿到优质资源的前提,这个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Jessie Yan Yang:来印尼投资IDC,目前来看,印尼政府和运营商,还是非常持开放态度的,包括Indosat来说,我们从一开始到现在,和中资的合作都是非常紧密的,我们目前和阿里巴巴、腾讯、华为都有非常紧密的在公司层面的合作。但是我觉得如果大家进入印尼市场的话,这边有八个字值得大家来参考。一个是入乡随俗,还有合作共赢,我为什么会说这句话呢?说到政策,两个月前,我们印尼的三大运营商高层和印尼工信部开过一个闭门会议,其中一个主题我们就聊到,在大量外资进入印尼的今天,作为印尼国内的运营商,如何来确保自己的市场地位。其中我们有一个友商的领导高层提到这样一句话,他说“我对OTT,我对外来投资商,我现在的态度是我又爱又害怕,我爱的是他们给我带来的收入,确实是因为外来的OTT,外来投资方来到印尼,促进了本地经济,也给了运营商足够的资金投建机房和当地网络,使当地网络体验得到了提升。可是我非常害怕,我发现OTT跑的太快了,我担心没过两年我的客户就反客为主了,来影响到我的市场地位。我们是不是从现在开始出台一些政策,或者是开始控制一些价格,两保证我们运营商在当地的市场地位”。所以我觉得,大家如果来印尼投建IDC,做任何市场拓展的话,首先本地政府和运营商是开放政策的,因为毕竟这是一个互惠互利的事情,给当地经济和居民是带来益处的,包括印尼雅加达和四水有足够的土地和电力来支持IDC投建,包括世界上现在基本上所有头部OTT都是在印尼扩建、布局,但同时我们也要关注到,印尼毕竟是一个稍微落后的国家,整个电信市场目前的政策是不完整、不成熟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的合作方禀承互惠互利原则,把中国市场成功案例引入印尼,帮助印尼市场打造健康绿色的生态圈,如果我们禀承这样的态度,一定会得到本地政府和运营商的支持,也能够保证我们之间的合作是长治久安的合作,是可持续发展的合作,而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队模式。这是我想说的。

主持人/杨培锋:IDC投资可能是另外一个话题,但她把这块分享出来了,下面我对peter的问题是把这两个问题结合在一起,大家如果还有其他补充的话也可以一起补充一下。

Peter说在马来西亚数据中心运营,包括OTT企业落地,两个方面,一个是规则,法律规则,包括行业方面、技术方面的规则,是所有外来公司需要遵守的一块。第二块是合作伙伴关系,包括几个方面,服务层次,网络层次,甚至是供应链线条上面的,必须要非常好的当地伙伴,一个公司,作为外资公司,不管什么行业,在当地走多远,取决于当地的合作伙伴关系,但前提是必须尊重当地的规则、法规方面的事情。

刚才peter延伸了一下,第一个角度,在运营方面,市场关系,中国企业如何落地。第二个角度,中国企业在当地投资IDC,不仅是IDC公司,可能是大型OTT自建,在牌照资本结构关系里面,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他非常强调合作伙伴,包括你的运营内容,业务运营层面的合作伙伴,在数据中心建设层面,可以通过合资公司来进行,包括土地交易,包括拿牌照,大家都会关注问题。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peter也说了非常关键的,在当地做业务的话,首先是两个方面的因素,一个是规则法律这块的东西,必须合规合法化。第二个,我也相信peter非常乐意给大家分享,大家如果有具体问题,他的邮箱就是他左下角下面,在马来西亚这块可以做一些咨询,我相信peter作为我们的新朋友,一直以来TM在中国是比较有影响力的运营商,在这个角度大家可以做一个咨询或者询问。因为时间关系,我们留最后一个问题,其他问题要留到明年了。

最后一个问题,大家谈一谈你们公司在后面的规划,特别是海外扩张的规划,你们能够给中国公司提供服务,你们后面聚焦哪方面的服务,公司优势在哪里,大家分别简单说明一下这个问题。

Coco Cheng:新意网跟国内的企业,包括电信运营商,合作挺密的,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都有部署不同的数据中心里面,我们有批发的,我们有给他们几个楼层租给他们,他们用来做自用机房,照顾后面的客户也有,我们会为他提供连接服务,比如让他们连到其他合作方,都有。比如腾讯、阿里,我们都会提供定制化的服务,比如按照他们的需求,他们的设计,我们来灵活的把他的整个部署放在我们数据中心里面,这个受到国内的培训,配合国内企业的要求,或者是速度,我们新意网也加快了所有主流层,或者交付的速度,配合云厂商的要求,快速交付的要求。另外,我们提供灵活的方案给他们做合作伙伴,尽量把几个机房互通加快,比方说从系统里面下单的话基本上两三个工作日已经可以交付互联的服务。我们跟香港也有微信节点合作,方便大陆企业过来香港的时候很容易覆盖整个香港,因为只需要做同流层连到节点,就可以覆盖整个香港。除此之外,包括韩国的,还有BBI日本的,其实都在我们平台方面,比较简单就可以很容易覆盖到全球,或者东南亚IS也好,服务商也好。 

云连接方面,我们也有我们的多云平台,我们提供连接,还有服务,因为很多游戏类客户OTT客户会用到不同的云服务,我们连到他选用的云厂商,可以做直接的互联,比如微软,亚马逊,阿里,腾讯、华为,基本上我们全都能覆盖到,这方面也会比较方便,因为我们是业主的关系,对于中国企业的需求或者灵活性会比较大,无论你是DDN也好,定制机房也好,基本上我们都可以完全跟着他的步伐去做。如果是前期合作,比如定制化的机房,有了地址我们就可以跟他聊,灵活性非常大。你想要什么样的电量,什么样的部署,什么样的设计,甚至于对风火水电有那样的特定要求,基本上我们整个设计可以跟着走,这都是我们的一个优势吧。

我们也很积极的去投递,我们既有的也好,或者市场上其他的建筑也好,可以改良成数据中心发展的,我们都会积极寻找。我们在上一年和上上一年都连续投了两个数据中心比较重要的用地,其中一块因为我们MEGA Plus在第一块修改推出来的高端数据中心用地,我们看重了旁边很大的部署,一推出来就打成比较大的园区,服务云厂商和中国企业的体量,给我的感觉,中国的云厂商还是挺夸张的,一个两个就已经是合作,但是最近需求有可能去到1015个兆瓦,甚至更大,30个兆瓦都有,我们对需求远景是非常乐观的,我们也希望可以提供到无论是后面的,前面的服务也可以服务到各大企业。我们2022年就会分段,推出新的数据中心,我们会留出一块地方做我们的,方便服务其他企业,有一部分做灵活定制化服务。 

另外,我知道国内企业出海,或者国外进入中国,他们都有很多不同的问题,或者是很多不同的连接需要去解决,另外一个优势,我们跟全球运营商或者合作方都比较熟,如果你们有一些东南亚地区不太认识,或者某一个运营商特别想合作的话,我们都可以帮忙介绍,单纯交流也好,我们非常乐意做中间人的角色,互相交流的氛围。

 主持人/杨培锋:感谢coco,在座各位,包括很多中国企业朋友和海外运营商,很多通过coco桥梁认识到很多海外人,我们也挺感谢,一直对我们这个行业里面的人,不管是哪家公司,coco总是能够把我们带到全世界面前。徐总,站在用户角度的问题,恺英网络在海外发展的计划,可以跟在场各位分享。换句话说,有没有和大家合作的机会,未来展望方面,跟大家分享一下。

徐巍:我在技术这块有十几年经验,对于数据中心最早都是自己建,对于我们直接面向终端用户,基本上用云会多一点。我的浅见,我是觉得,数据中心最核心的是LSATCO这两个,作为用户来说,希望它相对最便宜,可用性相对最高,但是我绝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我不会认为哪个IDC可用性百分之百,它一定是固状的。所以我们会有为失败而设计,一定在应用层,把应用做多活,做分区部署,避免任何一个IDC故障影响我的业务,最多是部分影响。在座IDC朋友多一点,未来做IDC来说,对于客户来说,就看你的价格是不是相对比较低,你的可用性是不是比较高,如果你可用性出了严重问题,可能就走了,这个很残酷。

主持人/杨培锋:老郑,你也跟大家说一下SpaceDC在全球方面的展望,或者希望,跟这边有什么合作,这个话题非常开放,有哪些方面需要分享给大家的。 

郑新华:SpaceDC在全球都有计划部署,着重于新加坡、泰国、新加坡、越南、日本、印度,中国也有,中国会以一线城市为焦点,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在生态圈里面提供我们相对的服务,哪怕不是和我们数据中心有关的,比如要开公司走什么流程,我们都会帮忙,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帮一个客户。在这个前提下,我们要有相对的资源,确保提供相对正确的答案做这件事情。我们很注重生态圈,跟coco,跟jessiepeter当地相关资源配合,我们SpaceDC的理念,自己做不了的要给这个生态机会,长长久久做下去。

主持人/杨培锋:JessiaIndosat对中国市场不陌生,但大家对Indosat提供的业务优势,包括后面业务发展的规划,能够给中国客户带来什么,或者建议,简单给大家分享一下。

Jessie Yan Yang:作为Indosat来说,我们面对中国客户的时候是分两步走的,首先作为印尼第二大运营商,我们第一步是坐标印尼,把印尼做深做透,在印尼国内网络来说,我们着力打造覆盖整个印尼99%地区的网络体系。从海缆扩建来说,我们肯定进一步投建打通印尼、新加坡,印尼、香港,印尼、日本多条完整带保护的海缆体系。第三个,在数据中心来说,Indosat在印尼有覆盖全岛主要城市18家数据中心,非常适合国内同行来印尼投建CDN节点,这是从第一步来说。

从第二步角度来说,Indosat隶属于中东集团,前身是中东卡塔尔电信集团,全球15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子公司,我们背靠集团优势,打通东南亚中东网络布局的规划,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和国内同行更好的促进从印尼到新加坡、到中东一个整体的合作,感谢大家。

主持人/杨培锋:刚刚peter分享到,TM作为马来西亚国有最大运营商之一,在数字马来的建设投了很多数字中国、数字广东、数字福建之类的,也有数字马来项目,他们也提供全方位的技术解决方案,跟TM合作最大的优势,TM拥有最大的马来西亚用户群体,特别是网络资源规划网络资源用户这块是非常丰富的。第二个,peter强调,我们能够共享到TM整个生态链系统,这个非常关键,包括供应链系统,这个作为我们中国企业在马来西亚做业务运营是非常有优势的。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我们这个环节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各位嘉宾能够站出来分享您的观点,谢谢peter

感谢现场所有嘉宾,也感谢三位朋友耐心的倾听,今天的环节到此结束。

非常感谢各位的莅临。再见!

作者:IDC圈



/template/Home/Zkeys/PC/Static